郎酒调高出厂价格,郎酒IPO前净利润暴增17亿之谜:负债高企 价格倒挂

2021-04-08 15:31 134 浏览量

习惯于营销的广告酒可以在一年内削减大部分“营销费用”,从而使净利润激增17亿美元。可持续吗?

生产|每日财务报告

作者|邵阳

随着五粮液,Lu州老窖,水井坊和社德酒厂陆续进入资本舞台,四川酒的“六朵金花”之一的ji酒也紧随其后,并正式启动了IPO冲刺。

最近,四川郎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郎酒”)向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提交了招股说明书,并计划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该公司计划发行不超过7,000万股股票,筹集资金7 4. 54亿美元。元。

根据目前白酒行业平均30倍的市盈率,以其2019年的净利润2 4. 44亿元计算,listing酒上市后的总市值可能超过700亿元,并且郎酒股份的实际控制人王俊林的身家有望超过500亿元,成为中国葡萄酒行业首富。

郎酒在市场上已有十三年的历史,可谓跌宕起伏。 2007年,郎酒计划进行首次公开​​募股。直到2019年8月16日,郎酒才接受GF Securities的上市咨询服务。这次郎酒准备好了吗?

高毛利和高债务并存

根据招股书数据,2017年至2019年,郎酒实现营业收入5 1. 16亿元,7 4. 79亿元和8 3. 48亿元,保持稳定增长态势。营业收入增长率分别为4 6. 18%和1 1. 62%,增长率明显下降。

此外,从2017年至2019年,郎酒的毛利率分别为6 7. 71%,7 5. 38%和8 0. 94%,甚至连续超过山西F酒,古井贡酒和其他葡萄酒公司。

2019年,郎酒的毛利率仅次于贵州茅台,为9 1. 37%,与同行业第二Lu州老窖(8 0. 95%)相同。

招股说明书中写道:“正是由于销售收入的增长以及高端和次高端产品的销售,才推动了ji酒主营业务的毛利率的增长。”

郎酒的招股说明书列出了五家贵州茅台,五粮液,Lu州老窖,山西F酒和古井贡酒等五家可比公司。

但是,在高毛利的同时,郎酒的资产负债率也大大高于同行业的同类公司。

对等数据的比较显示,从2017年到2019年,郎酒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 7. 06%,6 7. 02%和6 6. 06%,远高于上市公司的资产负债率。白酒行业的平均资产负债率为30%。

招股书显示,郎酒2019年的利息支出2.高达25亿元人民币,而2017年1.的利息支出为52亿元人民币,而2018年1.的利息支出为83亿元人民币。

截至报告期末,公司库存余额为6 2. 52亿元,7 1. 71亿元,8 4. 24亿元,分别占6 9. 94%,7 0. 42%,6 1. 36%。

此外,2017年至2019年,郎酒的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低于同行业的同类公司,销售费用比率和管理费用比率也高于相同行业的同类公司的平均水平行业。

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郎酒股份的当前比率为1. 0 4、 1. 0 7、 1. 17,同一行业中可比公司的平均值为2. 7 7、 2. 7 3、 2. 7;速动比率为0. 3 1、 0. 3 2、 0. 45,同一行业中可比公司的平均值为2. 1 3、 2. 1 6、 2. 11。

众所周知,白酒是轻资产行业。郎酒的净利润一直在增长,但其资产负债率创造了新的行业纪录。那么,这背后的秘密是什么?

切断营销活动所获得的利润可持续吗?

根据Langjiu的招股说明书,Langjiu从2017年至2019年的营业收入为5 1. 16亿,7 4. 79亿和8 3. 48亿。但是,相应的净利润分别为3. 2亿元,7. 26亿元和2 4. 44亿元,其中2019年的净利润同比增长23 6. 54%

与2018年相比,郎酒2019年的收入增加了8. 69亿元,仅增长了1 1. 62%,但净利润却猛增了17亿元,增长了237%。对此,郎酒回应说,如此高的净利润增长率主要是由于其降低了运营成本和销售费用。

招股书显示,从2017年到2019年,郎酒的营业成本分别为1 6. 64亿元,1 8. 58亿元和1 6. 6亿元;销售费用分别为1 8. 21亿元,2 9. 32亿元和1 9. 37亿元。可以看出,郎酒2019年的营业成本和销售费用比2018年减少了1 2. 47亿元。

该行业的常识是,白酒公司倾向于在上市之前先行销自己的品牌,相应地,其销售成本中的营销成本也趋于相应增加。

但是令人惊讶的是,在2019年,郎酒的宣传是最热的一年,但其销售成本并没有增加而是减少了。

事实上,郎酒不是行销爱好者,甚至以“花钱”行销闻名。

郎酒调高出厂价格_嘉宾郎酒价格_郎酒100价格

根据公开资料,郎酒早在2009年就分别花费7099万元和4099万元,获得了2009年春节联欢晚会和“中国经济年度人物评选”的独家冠名权。此后,郎酒多次在央视上做广告,并多次冠名“春节联欢晚会”。

此后,郎酒于2010年斥资3亿元人民币,成为央视白酒行业广告的“标王”。 2012年,该公司在央视广告上的投入超过7亿元人民币,比2011年增加了近一年。

在代言方面,郎酒甚至邀请了郎平,孟飞和著名的“老戏骨”陈宝国担任宏华郎,郎平特种歌剧和顺品郎的代言人。郎酒甚至发布了以名人IP命名的“孟妃酒”,目的是呼吁舆论领袖出售葡萄酒,将大酒鬼变成大酒鬼。

2019年,王俊林还提议重点建设郎酒庄园,将整个二郎镇变成一个庄园。他扬言每年三月在郎酒庄园举办“郎酒庄园三节狂欢节”,每年将斥资五千万元人民币,奖励社会各界为改善郎酒三项贡献做出突出贡献的人们。一流的产品。

郎酒的豪放镜头是常态。早在2017年,王俊林就树立了旗帜:郎酒将在未来五年每年投入20亿元人民币,总计100亿元人民币的广告投入。

现在已经过去了5年,郎酒的知名度确实增加了,但是为什么原本计划的广告费用却从招股说明书中消失了?

习惯于营销的广告酒可以在一年内削减大部分“营销费用”,从而使净利润激增17亿美元。可持续吗?

无法与茅台竞争

王俊林掌管郎酒后,他多次“宣称”茅台酒,说他将与茅台酒携手并进,共同拓展酱料市场。

2017年6月,郎酒还用“云水贵州高原和四川盆地接壤的赤水河在中国孕育了两种主要的调味酱酒”代替了清华浪品牌的口号。清华郎,清华郎,中国的两种主要调味酒之一,在当时,很多人质疑“热点”。

除了在品牌上紧随茅台酒之外,郎酒还试图在价格上以茅台酒为基准。

据报道,郎酒在2019年公开表示,清华浪的未来目标价为1500元,将在三年内提高价格六倍。目标是1499元的“飞天茅台”,这表明了王俊林的野心。不小可惜郎酒有茅台酒的价格,但没有茅台酒的寿命。

2019年6月,郎酒集团宣布将清华浪的出厂价提高至859元,不到半年,2019年12月,郎酒集团再次宣布将出厂价提高至909元,市场建议零售价为1198元一瓶。

很难不说这是郎酒的“一厢情愿”。新价格一出,市场便立即做出反应:为了尽快清理库存并以较低的价格出售,已经有大量库存的经销商,清华浪的零售价出现了价格倒挂的情况,在许多地区也有逃离的货物。清华郎酒的价格体系遇到了挑战。

据有关媒体报道,为了冲刺业绩,郎酒除了提价外,还在不断向经销商施压。许多分销商和分销商对此表示抱怨,一些郎酒分销商已经开始撤退。

目前,在电子商务平台上,郎酒的实际市场价格为每瓶1059元,大大低于1000元,部分酒类零售价甚至更低。这只是表明清华浪的渠道力和品牌力不足以支撑这样的价格,渠道和消费者方面也不会购买。

当前的高端白酒市场仍被茅台,五粮液,洋河和国窖1573等品牌分割。清华浪花在高端市场上立足尚需时日。

各种程序缺陷

当《每日财务报告》浏览郎酒的招股说明书时,它还发现它存在不同程度的程序缺陷。

2006年6月,古ulin县人民政府决定调整职工安置计划,并将Lang酒集团的所有产权转让给宝光集团。修订后的产权变更方案经古ulin县财政局,Lu州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批准,四川省国资委将其转发至国务院一级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按级别划分,但未提交the州市人民政府批准。有程序上的缺陷。

在郎酒集团的产权转让过程中,对郎酒集团的资产进行了评估,但当时它没有经过主管部门批准其资产评估结果的手续。时间,并且存在程序上的缺陷。

古ulin国有资产将久盛投资的其他40%股权转让给宝光集团。它没有执行国有产权转让中涉及的资产评估和进场交易程序,也没有向the州国有资产管理机构报告。批准,存在程序缺陷。

该公司已在全国主要地区派驻了客户服务团队,因此该公司在那里租用了房屋作为

共有142个临时办公和住宿房屋,总面积为20,91 0. 42平方米。公司对上述房屋的租赁,存在未履行租赁记录,未取得出租人提供的房地产证明等缺陷。

尽管在招股说明书中已说明一些缺陷已消除,而其余缺陷不会对郎酒产生负面影响,但足以看出郎酒在管理方面可能存在某些问题,需要进一步改进未来。

现在郎酒已经提交了招股说明书草案,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将提供什么样的反馈,以及郎酒集团能否实现其首次公开募股的梦想,《每日财务报告》将继续受到关注。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郎酒调高出厂价格,郎酒IPO前净利润暴增17亿之谜:负债高企 价格倒挂 |